我的連結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三錘 ——砸無神通論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三錘 ——砸無神通論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三錘

拉珍

如果一種理論的存在,對於人類社會的進步發展毫無實際利益,那麼這種理論的存在是沒有必要的。同理,佛法如果僅僅只是一種理論,而於修行人的行持和成就解脫沒有實際效用,那麼,釋迦世尊傳佛法下來豈不是多餘?佛法的存在目的只有一個:解脫眾生於輪迴。解脫解脫,整天說解脫,到底怎麼個解脫法?難道只是讓人心理舒服自在一些,煩惱痛苦少一些就叫解脫嗎?如果僅只是這個目的,心理醫生就夠了,還要佛法做什麼?

佛法之解脫眾生是非常實際的,佛菩薩從來不講虛無飄渺的空頭理論。佛法之解脫眾生是身、心全方位的真實解脫,即從現前業報境界的生死流轉束縛中解放出來,而達到身、心各方面的大自在,大快樂,并永恆自在快樂,不再受生死輪迴的控制。比如達摩祖師面壁九年,不用吃不用喝,不受飢渴凡夫身的限制,是爲一種解脫;比如鳩摩羅什可以将一碗針吞到肚子裡,再讓針從毛孔裡跑出來,不受凡夫身體結構的限制,是爲一種解脫;比如三世多杰羌佛弟子庫頓尊哲雍仲仁波且,修羌佛所傳明心見性之金剛禪修法,入定二十二天水米未沾,不受凡夫身體結構限制,是爲一種解脫;比如達摩祖師示現圓寂後,遲歸的弟子卻在歸途上跟早已圓寂的祖師相遇,回到寺廟,打開墓穴,墓中空空赫然只有一隻芒鞋,生死自由掌控,是爲解脫;比如龐居士,決定離開這世界,高高興興一盤腿就離開,兒子聽說父親離開,說:「那我也走了」鋤頭往田裡一插,站著就圓寂,夫人說把丈夫兒子的後世辦完就離開,果然,辦完後世一盤腿就離開,生死自由掌控,是爲解脫;比如四川大學的劉居然教授,跟一個學生随便說好等日本人打到重慶就圓寂,幾年後日本人轟炸重慶的第二天,學生提醒他日本人打到重慶了,劉教授忽然想起跟學生的約定,便說:「哦,說好了的,那我就了生脫死吧!」将手中金剛經一合,站在課堂講台上就圓寂了,生死自由掌控,是爲解脫;比如勝清老和尚,本已圓寂,但見弟子痛苦決意再留半年,半年後按時圓寂,且圓寂後數小時又回來一次交代事情,生死自由掌控,是爲解脫;比如四川趙賢雲居士,提前從三世多杰羌佛那裡得知自己的圓寂時辰,回老家與親友歡喜告别,後按預定時辰分毫不差結印坐化圓寂,鄰居見到觀音菩薩親自前來接引,且坐化後面色紅潤,栩栩如生,是爲解脫;比如美國侯欲善居士,修三世多杰羌佛所傳唸佛法門,提前到西方極樂世界遊歷一次回來告訴家人極樂世界景象,然後按預定時間往生,家人親見釋迦世尊、阿彌陀佛、觀音菩薩前來接引,是爲解脫;比如禪宗六祖慧能大師,圓寂後肉身金剛不壞,禪宗憨山大師圓寂後肉身金剛不壞,三世多杰羌佛弟子開化寺方丈普觀法師圓寂後肉身金剛不壞;藏密第十世班禪大師圓寂後肉身金剛不壞而且頭髮、指甲繼續生長,均爲解脫;比如四川闕居士,其女奉三世多杰羌佛法旨代師爲他傳法,他修法兩日後化虹光成就,是爲解脫;比如第四世多智欽仁增嘉利多吉仁波且,傳大圓滿龍欽寧體精髓法給一位漢族高僧,不到兩月,漢僧化虹光飛遷佛土,只留下頭髮和指甲,是爲解脫;如原西藏軍區司令員張國華将軍聽一位老活佛說第二天早上要離開西藏,将軍便去送行,卻見那活佛端坐大經堂中央,不來接待客人,張将軍正值疑惑,其他僧人來了,圍坐在活佛四周,活佛忽從座位上騰起,又落回原地,第三次騰起時一聲如雷巨響,活佛消失不見,只見一朵紅雲飛去,什麼痕跡也未留下,此乃化虹飛升成就,是爲解脫;比如嘎陀寺曾有十萬僧眾化虹光成就,是爲解脫……太多太多,無法一一列數。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四)第四錘 ——砸以我見判斷佛菩薩的凡夫愚癡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四)

拉珍

第四錘

——砸以我見判斷佛菩薩的凡夫愚癡

其實,這個問題在我以往的文章中已經多次談到,但今天,我想把它說得更透徹一些。

我們每天凡夫凡夫的講,凡夫就那麽差勁嗎?凡夫造汽車造飛機造衛星造計算機,多厲害啊!很多世俗中人這麽想。佛弟子呢?同樣有這種潛在思維。雖然他們知道了佛菩薩的存在,但很少有人從内心裏真正明白凡夫與佛菩薩的差距,甚至有些身份不凡的所謂大德也未見得很透徹,即便知道一點,也不是很科學的。那麽,今天讓我們比較專注地思考這個問題。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五錘 ——砸對認證的邪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五)

拉珍

第五錘

——砸對認證的邪解

認證的問題說過好幾次了,假修行的人在說,真修行的人在說,魔宮來的人也在說,而且主要是他們在說。在這些紛紛擾擾的議論當中,我越來越清楚地看到一個問題,幾乎沒有人了解認證的本質,沒有人去深究為什麽認證這件事會存在於佛法隊伍中,因此幾乎沒有人了解佛菩薩的悲心。而要正確認識這個問題,則必須徹底轉變我們的認識立場。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 Abbess of Hua Zang Si–Great Dharma Master Ruo Hui

The Abbess of Hua Zang Si–Great Dharma Master Ruo Hui

The abbess of Hua Zang Si is Great Dharma Master Ruo Hui. She is a disciple of H.H. Dorje Chang Buddha III. She is deeply and broadly proficient in the sutras, abides by the precepts with pure cultivation, upholds correct views, and possesses high and profound virtue and conduct.

Driven by her endowed wisdom and firm aspiration, Great Dharma Master Ruo Hui started learning Buddhism since her childhood. While she was a young person facing a splendid future, the Dharma Master decided without hesitation to abandon worldly life to become a monastic practitioner. She respectfully quested for the practice of Buddhism, studied the sutras deeply, and cherished the goal of benefiting living beings in her cultivation and practice. Additionally, she demonstrated outstanding virtue and talent in her diligent study and research in the academic arena and received a Master’s degree from the Department of Philosophy of Taiwan University. She made a vow to dedicate her life to grandly propagating Buddha-dharma and broadly saving living beings. She served as the dean of the Chien Fo Shan Girl Buddhist College in Taiwan in her early years and have been continuously making contributions to the education of Buddhist monastics. However, the Dharma Master was deeply aware of the widely prevalent chaotic phenomena in the current Buddhist world, such as confusing views, non-unified sects and schools advocating their own tenets, miscellaneous teachings that are complex but incomplete, and promoting false doctrines as authentic Buddhism. Consequently, pious Buddhist disciples are searching and questing in vain and still unable to learn the true dharma of the Tathagata. Their lifetimes are thus wasted! Therefore, the Dharma Master was continuously concerned about this situation day and night and eagerly beseeched to find the genuine lineage from the Buddha that transmits the true teachings of the Tathagata.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第六錘 ——砸破寄居者的殼

舉起你智慧的金剛錘

(六)

拉珍

第六錘

——砸破寄居者的殼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信 佛

信 佛

拉珍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撕開他的畫皮
June 24, 2017 Hzsmails 拉珍文集 1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所知之障 害人至深

拉珍

愚昧的締造者是無知嗎?不盡然。例如當我們第一次置身於言語不通的異國他鄉,撲面而來的所有知識你都會像抓救命稻草一樣緊握不放,那時,對於那個陌生的環境,你徹底無知,但你求知,因為生存的壓力,你會敞開胸懷迎接所有新來的知識,因此你很快就不再無知。而愚昧的締造者常常是知識。當人們對一種事物有所了解掌握之後,所掌握的知識往往變成高高的圍牆抵擋新概念的碰擊,總是用固有的知識作為標準衡量,不符舊者,立刻排除。但固有的一切並不是百分之百正確,人們因此失去了一次又一次改善進步的機會。佛陀開示這叫「所知障」,世俗言語也有一個近似的成語「固步自封」。         有一個前蘇聯的故事,說很久以前一個小學圖畫老師在教學生畫蘋果,轉學生尤里卡卻畫了一個像梨一樣的蘋果。老師責問他為什麼把蘋果畫成這樣,尤里卡說在他老家西伯利亞大森林里,一棵蘋果樹和一棵梨樹各自被雷劈去了一半,兩棵樹緊緊靠在一起長成了一棵樹,上面結的就是這種像梨一樣的蘋果。尤里卡的敘述遭到圖畫老師和全班同學的嘲笑,因為沒有人見過甚至聽說過這麼奇怪的東西,但尤里卡固執地堅持著,於是老師把他趕出了課堂,責令他第二天乖乖畫好正常的蘋果,否則不准他再進教室。第二天,尤里卡畫出了令圖畫老師非常滿意的漂亮蘋果,但,在那些鮮艷的蘋果旁邊,老師看見斑斑淚痕。老師開始觀察,發現尤里卡是一個誠實正直的孩子,於是,那些淚痕像針尖似的刺痛了老師的心。老師四處打聽,八方寫信,可誰也沒聽說過梨蘋果。而尤里卡總是在同學們的嘲笑聲中瑟縮到角落,那些場景就像錐子一樣扎在老師心上。終於有一天,老師跳上一輛破舊的長途汽車,來到一千多公里外的國家林業研究所,把尤里卡的畫和梨蘋果的故事一起交給了一位園藝家。偉大的園藝家激動地跳起來,對老師說:「我的確不知道這世界上有沒有這種蘋果,回答你的問題至少需要三年,三年後,我會送你一個梨一樣的蘋果!」三年後的秋天,園藝家披著厚厚的塵土闖闖進了老師的教室,他的手裡握著兩個神奇的梨蘋果!原來,園藝家聽了尤里卡的故事,受到極大的啟發,他用了三年的時間將梨樹和蘋果樹嫁接而成功地結出了這美麗的梨蘋果。老師神氣地讓同學們畫下這梨蘋果,而尤里卡的畫上,又一次灑滿了淚痕。         一個感人至深的故事。一個愚昧而揪心的開始,一個智慧而幸福的結局。多可貴的圖畫老師啊!可貴在他終究沒有被所知之障擊敗,沒將自己鎖死在成見裡,而用一顆柔軟開闊的心,真誠地探訪未知的領域,竭盡全力將一個模糊不清的偶然扎進了現實的土壤,為世界增添了新知,增添了溫馨。其實,圖畫老師不對梨蘋果做進一步的努力也沒有人責怪他,除了尤里卡,確實沒有人見過梨蘋果,大家都活在普通蘋果的世界里,只是,尤里卡的心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黑暗,世界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缺少了一份令人驚奇的美麗,更重要的,一種真知灼見,一個進步的契機,會因為老師的所知之障而被掩埋,這個領域的愚昧會延續,尤里卡的人生會黯淡,就因為一句「沒聽說,沒見過」,便障礙了所有的燦爛和進取。還好,圖畫老師敞開了心,丟掉了對正常蘋果世界的固執,智慧的光芒便照了進來。

在人類的漫長歷史中,有多少傑出的智慧被固執的愚昧遮蓋,有多少傑出的人被成見葬送。哥白尼說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而被燒死,伽利略因為推翻了亞里士多德的一個理論而丟掉工作,數不清的宇宙真實被人類的愚癡掩埋,不斷重複搧自己耳光的鬧劇。不要只嘲笑古人,這樣的愚蠢至今仍在地球的各個角落上演,小至生活瑣事,大至社會團體。也不要嘲笑世法,佛弟子並不因為多了解一點六道輪迴的知識多懂了幾篇經文或幾個儀軌就不犯所知障。所知障生起的時候,人不會體察事物的真相,而只著重在如何捍衛固有的一切,就像圖畫老師剛剛看到尤里卡畫的梨蘋果,立刻舉起原有蘋果世界的知識打倒了這只梨蘋果,而不去推敲梨蘋果本身的真實與可能性。人們就這樣被已有的知識害了,自己狹弊了自己。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70110號)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

(公告字第20170110號)

 

世界佛教總部接到有人詢問,在建平的文章“问问陈宝生”中說到,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護法是獨髮母金剛、熱乎啦護法,嘛哈嘎啦總護法。為此我們專門請示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這個佛弟子不了解情況,嘛哈嘎啦護法、熱乎啦護法、獨髮母護法這三位是藏傳佛教最強盛的護法,我不是藏傳佛教,我也不是哪一個宗派,就是佛教,釋迦牟尼佛的佛教,十方諸佛的佛教,我的護法是不落入128條邪惡見和錯誤知見,我的行持是《解脫大手印》兩大心髓和《什麼叫修行》,我的真諦是《藉心經說真諦》,我的願力是終生不收任何供養,義務為眾生的幸福和解脫成就說十方諸佛不二共理的如來正法。我不會傷害任何一個眾生,包括陳寶生和陳饒真真。昨天,我發了一個誓,也不是我所願意的,是江嘉仁波且要發誓,我阻擋他不聽,他已經發誓出口了,把我逼來沒辦法,我才要發這個誓來向十方諸佛和因果擔保,讓江嘉仁波且心無餘悸。還是那些話,一切眾生,包括攻擊、污衊、破壞我的那些人,他們的幸福、解脫成就,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但是,佛教徒絕不可以誹謗十方諸佛菩薩和釋迦牟尼佛經藏,絕不可以行邪道誤害大眾。關於師資的考試,我自始至終從來都只贊同三藏經律論的考試,對什麼聖考我從一開始就不贊同,所以自始至終我沒有主持過一次聖考。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實證聖量派掌握生死易如反掌之間

實證聖量派掌握生死易如反掌之間

拉 珍

前幾天,有位叫『遍修心行』的行人在部落格留言,希望我能助他糾正一位「學佛網友」的邪見。下面這段內容摘自那網友寫給他的一封信:

 

文章標籤

a092321918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